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学习交流

一县委书记落马 3县(市)党委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 一场整改缘何牵动三地

  “余越前的违纪违法问题你是否牵涉其中?余越前犯错误,你有没有责任?余越前守不住的底线你能不能守住?省委要求彻底肃清余越前腐败案余毒,你如何落实?”10月18日,贵州省望谟县委就原县委书记余越前腐败案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,到会指导的省纪委副书记4次打断县委书记和班子成员的发言,要求聚焦案情,把自己摆进去对照检查,防止置身事外空表态。

  这次会议从早上10点持续到下午4点,参会的一名县委常委感慨:“工作以来第一次参加如此‘动真刀真枪’的民主生活会。”

  当天,同样动真格的专题民主生活会在余越前曾任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的兴义市和曾任县委副书记、县长的贞丰县同步召开。会前,三地亦同步召开了全县党员干部警示教育大会。

  一案三地同步整改:特殊案子特殊“对待”

  一个县委书记落马,三个县(市)的党员干部同时接受专题警示教育,党委领导班子成员同步逐一做对照检查,为何如此“大动干戈”?因为余越前案有其特殊性。

  余越前,2017年4月,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贵州省纪委立案审查;10月,被给予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涉嫌犯罪问题、线索移交司法机关处理;今年8月,司法机关查明认定其在企业经营、工程建设中收受贿赂1697万元,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3年。

  余越前在他工作过的三个地方都有违纪违法行为,违纪违法细节令人触目惊心、值得深刻警醒。

  早在任兴义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时,他就曾因违纪而受到处分。组织对其不抛弃不放弃,可他非但没有感恩组织的挽救和给予的机会,反而变本加厉任性妄为。在任副市长时,竟主动通过自己妹夫联系工程老板来承接某乡镇的项目建设,从中收取“感谢费”。

  在贞丰县、望谟县任党政一把手后,余越前更是直接把权力当成谋取私利的工具。他伙同两个同学,通过违法“操作”政府项目给指定工程老板承接,以工程“返点”的形式获取利益,彻底走上借权敛财的不归路。

  更为恶劣的是,2017年3月,余越前在接受省纪委约谈时交代了100万元的违纪问题。他当着谈话人员的面捶胸顿足、后悔不已,表示愿退回全部违纪款,声泪俱下请求组织给予重新做人的机会。事实上在当天回到望谟县后,余越前就四处活动,找人订立攻守同盟,并找到一个工程老板索要100万元,准备用于上交省纪委。2个星期后,余越前主动找到省纪委,向组织谎称其妻子售卖了一套房产,已筹齐违纪钱款,愿如数上交,以示彻底悔改之意。

  组织岂容糊弄,玩火者必自焚!组织找余越前谈话,其实是给他一个自省自悟、知错悔过的机会。他却自作聪明,把组织治病救人的良苦用心当成可以蒙混过关的机会,是错上加错、错加一等,付出惨痛代价是必然的。余越前最后感慨:“如果重新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选择相信组织、依靠组织。可是,已经晚了。”

  “余越前醒悟太晚,我们的干部却可以早些警醒,决不能重蹈余越前覆辙。”贵州省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余越前案对其曾工作过的三地政治生态都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,必须在更广更深层面推进“一案一整改”,扩大身边人身边事警示教育效果,坚决肃清腐败余毒,不断净化优化政治生态。

  民主生活会四次被打断:坚决摒弃“看戏”心理

  督促开展一案三地同步整改,贵州省纪委监委为此下了不少功夫。

  按照贵州省纪委监委出台的《关于坚持标本兼治实行“一案一整改”的工作方案》及实施细则,在三县(市)同步召开的警示教育大会上,宣读余越前处分决定书和忏悔录,对余越前典型违纪违法行为进行场景再现和分析,并结合近年在当地查处的重大腐败案件,深挖背后的自恃心理、攀比心理、侥幸心理、从众心理,深挖背后的权力失控和体制机制失灵原因,把余越前为什么走向违纪违法深渊的心理特征讲清楚,把余越前对当地政治生态造成的破坏讲清楚。

  把自己摆进去,专题民主生活会是最好的检验场。望谟县委书记李建勋刚开始照着稿子念,当即被到会督导的省纪委副书记打断,“要聚焦余越前案对照检查,管党治党问题在哪里?怎样整改?”县长何正祥发言时,也因政治站位不高被打断……仅望谟县的专题民主生活会,就被打断了四次。

  被一再“打断”后,三个县(市)党委及40余名班子成员,逐一对照余越前案暴露的问题展开了不留情面、一针见血的批评和自我批评。

  望谟县委书记李建勋被批评在管党治党上不作为、宽松软,导致全县还未完全从余越前案的余毒影响中走出来。贞丰县委书记陈湘飚被批评没有很好汲取余越前案件的教训,工作中存在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问题。兴义市市长袁建林被批评只把自己当市长,忘了市委副书记、市政府党组书记的职责,存在只管业务不管干部倾向。

  有交锋、有碰撞,既团结又紧张,既锋利又坦诚,大家会后感叹,这次红脸出汗,是以余越前案情为“镜子”,在思想和灵魂深处认清、肃清了余越前案的余毒影响。

  整改承诺带走备查:一个钉子一个眼堵好漏洞

  一案一整改,关键是行动。据了解,从余越前被宣布接受组织审查起,三个县(市)党委就已持续开展系列案件整改工作。如望谟县要在改变干部不作为现象严重上想对策下功夫,贞丰县要在清理未招投标就开工建设项目上下功夫,等等。

  这次,各地再次对余越前案深入剖析,综合施策,“一个钉子一个眼”进行解决。

  针对余越前政治意识丧失、组织观念弱化,搞自行其是、阳奉阴违,置党的纪律规矩于不顾的问题,如,在招商引资项目中,提出将某公司缴纳的土地出让金和税金5400万元返还该公司,遭到普遍反对后,直接安排一名副县长代表县政府与该公司签订投资协议,各地举一反三对 “七个有之”问题进行一次集中扫描,彻底梳理纠正党内政治生活中存在的突出问题。

  针对余越前大搞山头主义,把党组织作为他封官许愿、培植个人势力的场所问题,如,谁不顺从余越前的意志,就要求谁“不换思想就换人”,而对他唯命是从的干部则“带病”也要推荐提拔,三地围绕跑官要官、买官卖官、搞裙带关系、“带病提拔”、档案造假等现象来一次大清理、大整顿,坚决查处一批典型案件。

  针对余越前联合朋友、商人非法谋利的问题,各地着力在净化领导干部朋友圈、构建“亲”“清”新型政商关系上结合具体案例展开深入研究,拿出一批务实管用的监督管理机制。同时要求领导干部围绕交友必须慎重,“朋友圈”必须干净作出承诺。

  针对余越前案中暴露出的“县委书记”监督难问题,省纪委监委也正加紧研究监督管理办法。

  “彻底肃清腐败案件余毒是政治责任,民主生活会上的整改承诺是政治表态。”省纪委参会领导要求,省、州两级纪委有关部门要把整改承诺和整改要求留存备查,有针对性地对整改情况开展“回头看”和“点穴式”监督检查,发现光说不做的“假把式”,就要当作表态多调门高、行动少落实差的典型严肃查处。

  “党政一把手搞腐败,对一个地方政治生态的污染尤为严重复杂,肃清其腐败余毒的任务尤为艰巨繁重。”贵州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、省监委主任夏红民要求,要提高政治站位、强化政治担当,不遗余力、久久为功全面彻底肃清腐败案余毒,使党员干部放下包袱、干事创业,使政治生态不断净化、风清气正,为决战脱贫攻坚、决胜同步小康提供坚强保障。